欢迎访问:最新奇米第四色AV在线-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3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晓风残月】6

第051章英琦,你输了哦H
  一浪一浪的刺激下,裴英琦竟然「呜呜」的呻吟起来,「琦哥哥,琦哥哥,
你要兰儿吧!兰儿真的喜欢你。」
  下面流的太多,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失禁了。
  「十哥,十哥。」我忍不住的大喊,哭声也传了过来,十哥钻进帘帐,一把
抱过我,「兰儿,怎么了?」
  「十哥,兰儿不行了。」裴英琦此时也睁开眼睛,「十哥,兰儿赢了,你看
看琦哥哥的肉棒是不是已经硬的不行了?」
  十哥点点头,「兰儿,赢了。」
  「十哥,帮帮兰儿。」十哥分开我的双腿,冲着裴英琦冷冷的说道:「你输
了,接受惩罚吧!」
  「不要!」裴英琦的脸上说不出的痛苦,十哥拽开他的亵裤,粗壮有力的肉
棒直挺云霄,连十哥都不禁叹道:「好大啊!」随后诡异一笑,托着我的身子就
要坐上去。「不要啊!求求你们,不要啊!」裴英琦倔强的男人竟然这么央求。
  我无力的扫望了他一眼,轻轻的说道:「十哥,今天就算了吧!」十哥放我
下来,肉棒没有坐进去,但却淋上了我的淫水。
  我趴下,舔舐香香的肉棒,琦哥哥忍不住的又呻吟起来,我爬起来贴在十哥
的耳边,有气无力的说道:「十哥,打开他的穴道。」「兰儿,不可以。」我摇
摇头,「十哥,听兰儿的。」
  我含住了肉棒,啃咬着,十哥借着琦哥哥的兴奋,解开了他的穴道。
  琦哥哥如我设想的一样,没有逃跑,而是不由自主的挺动着腰身,配合着我
的含吻。十哥默默的退了出去,带走了那一抹忧伤。
  琦哥哥香甜的初精射入了我的口中,火热火热的顺着喉咙流到体内,抑制住
欲望之火。我将肉棒舔舐干净,又拿来汗巾擦干身下的淫液。琦哥哥一直躺在床
上没有动,我拽来被子盖在他的身上,贴着他躺下,「琦哥哥,舒服吗?」手臂
搭在他的身上昏昏的睡了过去。
  醒来时,床上已经空荡荡的,十哥坐在床边,我不解的问道:「十哥,他呢?」
十哥冷哼了一声,指了指地下,我爬过去一看,裴英琦衣服整齐的靠在床边的地
上躺着,一只手拷着铁链,正卖力的拉扯着。我抬头向十哥问道:「这是什么回
事?」
  「你睡了,他就想逃跑,被我和追风抓了回来。」十哥说的平平淡淡,然后
站起身,「兰儿,十哥进宫当差了。」我「哦」了一声,又躺回床上。
  我们俩都不说话,铁链又响了一阵,就不动了,我才说道:「这是玄铁,你
拽不开的。」然后从床下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药瓶,穿上衣服,翻身下地蹲在他
的面前,想了想又拿来汗巾,浸了热水,小心的擦拭了他红肿的手腕,涂抹上金
疮药。他心里鼓着气不看我一眼,「我知道你讨厌我,但兰儿喜欢你。」我笑嘻
嘻的亲吻了一下他的面颊,他别过脸去,来反抗。
  「如果在战场遇到了强大的对手,你会怎么办?」他扫了我一眼,还是不说
话,「避其锋芒,攻其不备。」我伸出舌头又舔了一下他的唇,拉起他的手,
「地上凉,躺到床上来吧!」他站起身,背对着我躺下。
  我也爬上床,小手向他的胯下抓去,他力道非凡的大手抓住我的小手扔到一
边,吼道:「滚,不要碰我。」我呵呵的笑道:「真的不想我碰你吗?那我可就
不碰了。」然后直起身子,「想想昨天晚上的美妙感觉,解开了穴道为什么不马
上就跑?」我大笑着蹦下床,「不要跟自己过不去,一会他们会安排你吃饭的,
有什么意见只管提。」
  我去找九哥了,我的早饭也一并带去了,他在水牢里待的还不错,有吃有喝,
就是冷了一点。我靠在九哥的身上,竟然是暖暖的,「九哥,你知道十一哥,他
被关在哪里了吗?」
  九哥摇摇头,「不知道。」
  「都已经二个多月了,也不知道十一哥恢复的怎么样了?」我喃喃的说道,
九哥竟然笑起来,「小妹,你最好不要跟父王提起十一,提我,都不要提十一。」
  我叹了一口气,道:「这我还不明白,只是担心他。」
  「兰儿,九哥劝你,还是不要想你十一哥了,他不是你十哥,以我对男人的
了解,他总有一天会背叛你。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是正常的事情。」
  「那八哥会背叛你吗?」我突然问道,「会,你八哥已经开始背叛我了。」
「九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挺起身子,对望着九哥,「兰儿,男人就是男人,
男人或许爱你,但他也可以爱上更多的女人,就比如我们的父王,王府里的夫人
就十多个,可他还不是弄了一个万花园玩乐吗?男人都抵抗不了新鲜的诱惑,他
总有一天会厌倦一成不变的欢爱。」
  我又重新躺回九哥的怀里,慢悠悠的问道:「九哥,可为什么你说十哥不会。」
九哥摇摇头,道:「只是一种感觉,或许老十就是一个死心眼,他认为什么好,
就一头钻到底。就如那天在王府的大厅,他第一个跪下来替你为十一求情,要是
我,我想我不会为十一求情,死了不是干净,就算你心痛,但生活不是还要继续,
总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死去地球倒转吧!」
  闭上眼睛,倾听着九哥微微的心跳,「兰儿,爱是一个人事情,相爱才是两
个人的事情。我现在用这种方式囚禁着你八哥,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厌倦,或
许还会恨我。不如现在就放手。」
  我环住九哥的腰际,娇声问道:「九哥,难道你不痛吗?」
  「痛?」他不经意的轻笑,带着淡淡的薄荷的香味,「兰儿,放手是一时的
痛,不放手是一生的痛。九哥还是懂得,强扭的瓜不甜。」
  「九哥,你在说我吗?」我不禁的反问道。
  「你怎么了?老十不是很爱你吗?」
  「不是,我将裴英琦给抓来了。」
             第052章我要飞
  九哥听后,哈哈大笑起来,「裴英琦,那可是老三的表弟,千军万马间取上
将首级,皇朝难得一见的大将。」九哥揉捏着我的下巴,「你的眼光倒是狠毒,
这种货色都被你发现了,真不愧是老爹的女儿,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不是瞧着锅里,是差一点将锅里的也吃了。」我死劲往九哥的怀里钻,
「九哥,他讨厌我,不让我碰他。」
  九哥轻浮的脸上,突然变得凝重起来,「兰儿,将他放走吧!裴英琦这种男
人不是抢来的。」「可我舍不了。」「难道你想让他恨你一辈子吗?」
  回到怡春园,我还在回味九哥的那句,难道你想让他恨你一辈子吗?我不想
让他恨我,可怎么才能让他爱我呢?我不知道,十哥,十一哥都是我的哥哥,我
们的感情如水到渠成,可他?
  他坐在床上,依旧是余气未消,九阴真气因为纯阳之气的攻击,又萎靡成一
团,我费力的走到他面前,用钥匙打了玄铁链,对他摆摆手,便一头栽在床上。
  他犹豫了半刻,带着诧异问道:「你难道要放我走?」我点点头,额头上开
始渗出汗来,「走吧!快点走!」裴英琦站在原地,有些迟疑,但还是走了。屋
外传来了追风的声音,他又被拦住了,我艰难的走到门外,靠在门框上,「追风,
送他出府。」一头栽在地上,不醒人事。
  裴英琦离开了敬王府,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父王立马派他戍边,断了
皇帝招他为驸马的念头。
  裴英琦走后,因为寒毒发作,九阴真气又开始活跃起来,和十哥每天晚上颠
龙倒凤,也渐渐的忘记了这个突然出现的裴英琦。倒是十一哥,我越来越挂念。
更甚的时候,我抱着十哥,却喊着十一哥。
  春节未到,九哥也离开了王府,去北方戍边。那一天的早上,天空灰蒙蒙,
我抱着九哥,在王府门前嚎啕大哭。
  我们是兄妹,是真真正正的兄妹。
  九哥走后,我突然也想离开王府,王府对于我来说,更像一个牢笼,我甚至
开始怀念跟十一哥在恶人帮的日子,潇洒自由。
  我养了一只狗,叫花花。我不知道十四年前死的那条狗长什么样,但我这只
是最普通的黄色土狗。我养狗的那天,二哥就来了,看着小黄狗想笑却没有笑出
来,过了很久,他陪我坐在门槛上,才说道:「兰儿啊!做人真的没有做狗快乐。」
  小黄狗舔着我的手,「二哥,小时候我一直的渴望自己长大,可真长大了,
我却越来越回忆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日子,没有忧伤,没有烦恼。跟在哥哥们的后
面嬉笑玩耍,可这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兰儿,你想离开这里是吗?」二哥突然问我,我抬头望向他认真的神情,
他没有躲闪,直愣愣的看着我,「二哥,为什么要这么问?」二哥苦笑了一下,
「十四年前,你大哥就像你这样,他说,他想像只苍鹰一般自由翱翔在天宇之间。」
我的眼泪落了下来,「大哥?大哥他过的好吗?」二哥没有回答,只是说:「兰
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只看我们怎么对理解烦恼。」
  「或许一切不过是庸人自扰。」花花趴在我的脚边睡着了,二哥站起身,仰
望着冬日蔚蓝的天空,嘴角上扬,「兰儿,想飞出去,就早点飞。我们是飞不动
了。」
  除夕的晚宴,十一哥出现了,我却早早的与十二哥换了位置,只能在对面望
着他,他一直低着头,但气色不错,看来伤已经好了。晚宴没有结束,他就被四
哥带走了,我追出去,可外面漆黑一片,连一个鬼影都没有。我再一转身,十哥
不知何时站在了我的身后,我没有再回大厅,向怡春园而归。
  我跟十哥的婚礼定在年后,可我却畏惧了,我想走,想离开这一成不变的生
活。忻州,我要北上忻州,去找九哥。
  初二那天,我便离家出走了,北上北上。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撑着我离家
出走,可我真的想走,飞吧,我还飞的动,为什么不飞?
  我爱十哥吗?我不爱十哥吗?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不能欺骗自己。我根本
就不爱他,是的,不爱,或许我对他有依恋,有感激,有需要,但如果说爱,我
不爱,如果要在爱字后面叫个情,那更是离我们很远很远。
  我走的果断,决绝,连追风他们都不知道我何时走的?但很快他们追了上来,
水岸喘着粗气,「公主,你跑的也太快了,我们去南面找你,跑了二十多里,觉
得不对,你不可能再去泌阳,折返回来,觉得你最能去的地方就是忻州,找九殿
下。」
  「父王知道我出来吗?」我不禁问道。
  「应该也要知道了。」水岸接道,「你这次连我们都不知道,王爷怎么会知
道?」水岸和逐月挤进了马车,惊涛和追风骑马跟在外面。
  早春时节,春寒料峭,我不免叹道:「你们跟我来做什么?」
  水岸一听这话,不愿意了,大大咧咧的说道:「公主,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
你,去哪,我们管不了,但我们必须要保证你的安全。」
  「从洛阳到忻州有八百多里,路途遥远,何必跟着?」
  水岸刚要说话,逐月拽住了她,说道:「公主,我们知道你心里不痛快,想
出来散心,可你这么出来,王爷多担心?」我看向一侧,不言语,二人也都不再
说话。
  车子进了一个城镇,追风又换了一辆大马车,嘱咐车夫回去。吃过了饭,我
对追风说道:「我想快点到忻州。」他点点头,我又补充道:「不要通告父王,
我在哪里,好吗?」他又点点头。
  快些,快些,我们还是走了八九天。晚上,身体依旧冰冷,追风和惊涛都不
能碰我,只有水岸和逐月将我抱在怀里,可女人的身体温温的,软软的,根本不
能驱散寒气,好在春天不远了,正巧也遇到了几个好天气。追风快马加鞭赶往忻
州。
  第十天,我们终于赶到了忻州城,不觉离家有千里。
  第053章忻州,英琦不要啊!
  忻州的城外,九哥一身戎装,邪气中多了几许霸气,将我抱在怀里,在边关
的天空下,大吼:「我的小鸟,竟然飞到了这里!」
  我环住九哥的脖颈,也兴奋的大叫:「九哥,我终于找到你了。」可是胸口
却一阵憋闷,愁容瞬间爬满的面颊,「九哥,我心口好闷。是不是裴英琦在附近?」
  九哥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我的小淫娃,你还能感觉男人的存在?」
  我狠狠的向他的软肋掐去,「九哥,不要胡说。」
  九哥向着城墙上喊去,「斐将军,我小妹说你在上面,你是不是在哪里啊?」
  裴英琦坚挺的身躯,在坚实的城墙的映衬下,更加的气宇轩昂,可神情中却
带着阴郁而痛苦的神色。我一见他就晕了过去。我就是没能耐,每一次遇到他,
九阴真气就跟霜打的茄子,提不起一点的气力。
  九哥抱起我的身子,叹了一口气,对着裴英琦笑道:「我小妹见你就晕了。
我真的想不出是她欺负你。」
  裴英琦瞪着九哥,冷冷的说道:「九殿下,何必要叫我出来?」
  九哥又笑:「你难道一点都不想她吗?」
  「少废话。」裴英琦转身走远了。
  九哥抱着我回到了住处,没有了纯阳之气的抑制,我慢慢的回复过来。他见
我醒来,又端来一碗热粥服侍我喝下。
  「九哥,让你担心了。」
  九哥一脸的奸笑,「我不担心。」九哥此时已经换成了便装,少了英气,多
了温情,我环抱住九哥,「九哥,我不想成婚。」九哥抱着我没有多言,我知道
只有九哥能理解我的心思。
  忻州,北望长城,南依太原,是蒙古帝国与京城洛阳连接的重要通道,同时
也是边境最大的粮草供应地。
  天气还有一些寒冷,但我还是跟着九哥在忻州城里巡防。有时也能看见裴英
琦,但他从来都不正眼看我,我也装着不去看他。可是九哥总是上赶子跟他打招
呼,「斐将军,又去练兵啊?」
  「嗯,九殿下没有事不要乱走。」他锐利的眼睛却狠狠的扫着我,话也明显
是说给我听的。在我一天遇到他的第九次,我终于忍不住了,叫道:「裴英琦。」
他背对着我,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我大声对着他喊道:「我知道你讨厌我,可
是兰儿还是喜欢你。」很多人都听见了,裴英琦气的转身对着我吼道:「你个混
蛋,再说这种话,我把你从城墙上扔下去。」
  「裴英琦,兰儿喜欢你。」这次嗓门更大了,裴英琦手下的士兵木讷中终于
反应过来,大声的欢呼起来。
  「都给我闭嘴。」裴英琦带着人转身而去。
  我看向在一旁笑呵呵的九哥,「九哥,裴英琦又生气了。」
  九哥挽住我的腰际,笑道:「兰儿,求爱不是这样的。」
  「那要怎么样?」我带着委屈说道。
  九哥捏着我的脸蛋,「你这辈子看来也不明白怎么正常的恋爱了?」
  「正常的恋爱是什么样的?」「就像天这样,蓝蓝的……」「不懂。」……
  这天,我吃饱躺在榻上打嗝,突然九哥鬼鬼祟祟的拉起我,「九哥,干什么
去?」「跟我来便是。」二人在院子里穿梭,来到一处房子,我不禁问道:「英
琦的住处?」九哥点点头,拉着我潜伏到门口,向里面张望。
  「斐将军,忻州的冬天长,春天来了还有些寒,要注意身体。」一个很温柔
的女声。「谢谢小姐提醒。」「爹说,你驻守边防不容易,让我给你带些吃的。」
「真是麻烦小姐了。」英琦的声音很温和,他从来都没有对我如此过。「将军…
…」女子还要说什么,因为纯阳之气的攻击,九哥没扶住我,我直接跌落进英琦
的房间。
  手足无措之间,我随机应变的大哭起来,「九哥,英琦喜欢别人了,不喜欢
兰儿了。九哥……」九哥连忙装模作样的抱起我,劝道:「兰儿,乖,不哭。」
  「九哥,琦哥哥跟兰儿可是有了肌肤之亲的,他怎么可以这样?好赖兰儿也
是公主,兰儿以后可怎么活啊?」我哭的梨花带雨。
  「将军这……」女子终于反应过了,哭着跑了出去。
  裴英琦气急败坏的指着我,吼道:「陈兰溪,你如果再胡说八道,我杀了你。」
  我没有看他,依在九哥的怀里,哭也不哭了,人也走了,还哭什么,怯怯的
说道:「九哥,我们回去吧!」九哥拉起我,出了房间。英琦怒气难平的坐在凳
子上,紧握的拳头向桌子砸去,桌子也不结实,「啪」的一声裂开了一条大缝隙。
  我跟九哥并没有走,还趴在门口望着他,我对九哥说:「九哥,他真的这么
讨厌兰儿吗?」九哥轻笑道:「他不讨厌兰儿,只是他受不了兰儿你的做事直接
的方式。」
  「那……」我的话没有说完,九哥突然将手伸入到了我的裙子里,「嗯,九
哥,不要这样。」九哥又将手拿了出来,一手的银光。
  都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鱼水之欢了,我能挺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九哥抱起我,轻叹了一口气,「兰儿,我们走吧!」
  「你们俩给我站住。」竟然是英琦,他发现我们了,九哥转过身去,笑道:
「斐将军,叫我们兄妹有什么事?」
  「把她给我留下。」他竟然指着我,眼睛里烧红了一般,我立即大叫起来,
「九哥,不要将我留下,他要杀我。」嗜血的眼睛将我看做了盘中餐,板上肉,
我就算爬走,都不会留下,英琦恨我恨的已经红眼了,九哥却轻轻一笑,云淡风
轻,「斐将军,你要是杀我小妹,你们斐家不灭门,也要家破人亡。」九哥竟然
将我交给了斐英琦,我现在全身都动不了,急的眼泪都流下来了,「九哥,我不
要留下,他现在全身散发着都是杀气。九哥,你将我留下,我就活不了,九哥,
求求你,不要把我留下。」我哭的跟泪人般,这次是真哭了。
  第054章九哥,我要撒尿
  九哥望着抓小鸡一般,被裴英琦提在手中的我,悠哉的说道:「小妹,不怕,
大不了九哥给你收尸。」
  「九哥,小妹千里迢迢来找你,你竟然将我往火坑里推。我就是做鬼也饶不
了你。」我指着他,恶狠狠的嚷道。
  斐英琦抓着我,对着九哥冷冷的说道:「九殿下,一会来接她。」随后进了
房间,关上屋门。
  他将我扔在床上,我吓的全身发抖,他不会强暴我吧?不过要是强来,我倒
是会很高兴,可现在他发着绿光的狼眼,是要吃了我,不是美色,是肉啊!我挠
着两只爪子向床里爬去,「英琦,我错了,我再也不胡说了。」
  「错了,你还能错?」他强劲的手指扣到我的肉里,「要不是看在表哥的面
子,我早就把你宰了,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公主呢?」他按住我,厚重的大手,就
跟熊爪子似的,向我拍来,这个久经沙场的纯爷们,打起女人来,也真是不留情
面。
  九哥的房间,我伏在榻上,光嫩的小屁股上就像垫了两个血馒头,九哥敲着
金疮药的瓶子来上药,边上还边笑:「这滑溜溜的小屁股,昨天晚上九哥还摸了,
今天就摸不了了。」
  「九哥,你还笑,你妹妹被他打成这样,你还笑的出来。哎呦,哎呦,你轻
一点。」痛的我龇牙咧嘴。
  「你长这么大,父王没打过你,姨娘也没打过你,你十哥、十一哥更是舍不
得打你,终于有人治你了,我能不高兴吗?」真能落井下石!
  「九哥,你等着的。我治不了斐英琦,我还治不了你了。」我从牙缝里挤出
这句话。
  九哥大笑起来,「小淫娃,难道你还要给你九哥动妖术不成?」
  「切,我要拿擀面杖爆你菊花。」九哥一巴掌拍在屁股上,「啊!」痛的一
声长啸,「啊,嗯,啊,嗯!」我一大口一大口的喘着粗气,「英琦怎么不打死
你呢?你这样的,就应该吊起来打,打你屁股真是太轻了。」「陈子忧,等我伤
好了,我咬死你,咬死你。」这口气我不会这么容易就咽下去的。斐英琦,我让
你血债血还。
  我卧不了,躺不了,只能狗啃屎的姿势趴在榻上,越想越气,什么时候受过
这种罪?
  「九哥,我想撒尿。」我央求着,「自己去。」「九哥,我屁股痛,蹲不下
去。」「我大小也算王子,哄你撒尿,传出去,我还有脸吗?」「九哥,你刚才
不是还哄我拉屎。」「小淫娃,你还说,在说我揍你。」「九哥,我要撒尿。」
我趴在床上踹被子,不住的撒娇,「我要撒尿,我要撒尿。」陈子忧,我折磨死
你。
  九哥被我折腾了几次,就不再被我牵制了,他也学乖了,我要一喊拉屎撒尿,
他就叫逐月和水岸服侍,我拼死不让她们服侍,就要九哥,当我再一次对他喊,
「九哥,我要撒尿。」之时,门外竟然多了一个人,我立即躲到了被子里。斐英
琦,他竟然来了?
  他冷冷的扫了我一眼,扔来一瓶金疮药。
  「嗷,嗷……我是大老虎,我要吃了你。」十根小手指在九哥的身上抓着,
挠着,九哥翻身转到一边,将我抛到身后,我就将双手伸到他的衣服里抓的后背,
使劲使劲的挠,挠。
  九哥睡眼朦胧的爬起来,骂道:「你如果再闹,我把你扔到斐英琦的房间,
让他继续打你。」
  我耷拉着头,在床上使劲的拱来拱去,「九哥,我想十一哥,我想十一哥,
我想十一哥,我想十一哥……」
  「你给我闭嘴。」他翻身将被子压到我的身上,我出溜钻到中间,「死孩崽
子,你再乱摸,我把你吊到外面。」噼里啪啦,叮当咣当,我和九哥就在床上扑
腾起来,邪不压正,最后九哥胜利了,「这回看你还闹不闹?」九哥倒在床上继
续睡觉。
  「九哥,兰儿不闹了,你松开兰儿吧!」我小里小气的央求道。九哥不出声,
「九哥,我真的不闹了,放开我吧!」可怜兮兮的声音麻酥酥的传到九哥的耳朵
里,九哥用被子罩着脑袋,不听我的细雨缠绵。
  我小心翼翼的贴在九哥后背,我被他用床单包成了一个大粽子,不能抓,不
能挠。过了很久,我都要睡着了,九哥才偷偷的放开我,将我抱在怀里,低低的
说道:「兰儿,九哥知道你为什么闹?可是九哥不能那么做。你也明白,所以用
玩耍来发泄,再等等,过几天,英琦心情平和了,能接受你了,你就不会这么难
受了。」
  我真的没有想到,九哥会如此的理解我,我双手缠住他的腰际,这一次终于
睡着了。
  我最近特别的能吃,好在离行前,在包里放了几个金元宝,让追风换成了银
子,然后又将大银子换成小银锭,再换成铜板,再换成烧鸡、烤鸭、肉夹馍……
每天吃的打嗝才放弃,连九哥都说我最近胖了。
  这天我带着四个小丫又上街找吃的,正巧遇上二月二龙抬头,真好,我进了
馆子,直接要了一个猪头。硬是把四个丫吓坏了,「公主,你最近怎么了?在王
府里山珍海味你都不吃,怎么出来变的这么能吃了?」
  我耸耸肩,摇摇头,「不知道,就是想吃,还饿,我可能是在长身体。」我
一口就将猪耳朵咬了下来,好在追风和惊涛那两个小丫能吃,我们五个人将这个
猪头吃的干干净净,连邻座的两个男人都看傻了。临走,我还要了四只猪手给九
哥,转身我又要了四只猪手。
  水岸吃的反胃,道:「我不要吃了。」我瞪了她一眼,「谁说给你吃了。」
  啦啦啦,我拎着八只猪手回了驻军衙门,刚进门就看见了那个对英琦暧昧的
小姐走出去,我拎起给英琦的四只猪手就奔到他的房间,他没在,桌子上放着一
个食盒,我叫来惊涛,告诉他将食盒处理掉。
  惊涛前脚刚走,英琦就回来了,我怕他再打我,说了一句,「我给你买了四
只猪手,放那了。」出溜就跑了。
          第055章谁也不许碰我的东西
  九哥说了,要泡小男,最重要的步骤就是送东西,关心他。男追女,隔座山,
女追男,隔张纸。虽然我这里是张牛皮纸,但怎么也是纸。
  「追风,你去查查,那个小姐是哪的?跟我抢东西,是不是不想活了?」我
回到住处,又恢复了本来面目,可不像见裴英琦时,就跟老鼠见了猫。
  追风得到命令,就出去了,没一会就回来了。
  「什么?忻州刺史的女儿?」我忍不住大笑起来,指了指追风道:「去找他
爹,就说如果他想调到太原做道台,就管住他女儿。」我说这话的时候,九哥走
了进来,不免叹道:「小淫娃,你可真是父王的女儿,强来不了,就威胁。」
  「我给你买的猪爪,你吃不吃?不吃就扔了。」我翻了一个白眼。
  「吃,吃,说你,就不高兴。」九哥无奈的坐下,逐月服侍他用膳。
  他啃了没几口,门外就进来一个小吏,对着九哥道:「九殿下,胡公公到了。」
  九哥没有抬头,道:「不是有李刺史和斐将军去迎接吗?」
  小吏弯腰点头道:「是,但觉得还是通报殿下一声。」
  九哥点点头,啃着猪蹄道:「下去吧!」
  「胡公公,好耳熟啊!」我不禁叹道,九哥擦了擦满是油脂的手,也跟着说
道:「胡公公不就是宫里内务府的一个管事太监。此次婀娜公主远嫁蒙古,要从
此经过,他是先来探路的。」我「哦」了一身,道:「我们去看看热闹啊?」
  九哥不满的翻了我一眼,道:「有什么好看的。」
  「可以看见英琦啊!」我喃喃自语道,九哥伸手捏住我的脸蛋,「小丫头,
就说要看英琦就得了,拿个太监做挡箭牌。」「可是英琦讨厌我啊?」我不禁委
屈的假哭道。
  九哥环住我的腰际让我坐在他的怀里,「小丫头,你就那么喜欢英琦吗?」
我点点头,摆弄着十指,「我真的很喜欢他,很喜欢看见他,可他总是威胁要杀
我。」环住九哥的脖颈,我知道九哥一定会帮我。
  九哥微微一笑,「兰儿,像英琦那样的男人,不是征服的,是打动的,慢慢
他就会接受你的。」
  「可是,可是九哥,我觉得十哥要找来了。」还没有泡到英琦,十哥来了,
一定会带来抓我回去的命令。
  我靠在九哥的身上,感觉到略显急促的呼吸,全身竟然荡起一阵酥痒的感觉,
「九哥。」我轻唤着,他竟然苦笑了一下,缕起我鬓角的落发,「兰儿,抱住你
的身子,让我想起你八哥了。」我也笑了,在他的耳边轻语道:「我想起十一哥
了。」然后缓缓的吹了一股小风,痒的九哥松开了我,道:「换件衣服,我们偷
偷的去看热闹,然后出来吓吓胡公公。」
  「好,好。」真不愧是六王府的二魔头。
  我扮成了侍女,九哥扮成了侍从,也倒是金童玉女。两个人溜达溜达的向胡
公公下榻的驿馆而来,还没到门口,就有军士拦住我们,「你们俩干什么的?」
  九哥立即陪笑道:「我们是九殿下手下的,来慰问公公。」那人立即「哦」
了一声,闪开了道路。
  我们还能是刺客啊?就那么一个半男不女的玩意,我靠,谁杀他啊!
  九哥拉着我进了院子,左拐右拐到了一个厅堂,偷偷的躲在人群的后面。屋
子里人都站着,只有胡公公一人坐着。阴阳怪气的说道:「李大人啊!奴家这次
来可是奉了皇上的旨意,这公主和亲可是大事,你可万万不能懈怠了。」一个没
把的妖还把自己当大爷了。
  「下官谨听公公教诲。」李刺史竟然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
  「什么教诲啊?你们记得就行了,可不能在外人面前丢了我们大魏皇朝的威
名。」半男不女,尖里尖气的声音,让我听了就恶心。
  「是,是。」
  「对了,还有就是公主的防卫,不能出现疏忽,公主可是金枝玉叶,受不了
惊吓。斐将军,你记下了吗?」呸,他算个屁啊!竟然敢这么对英琦说话,我就
要冲过去,九哥死死的拉住我,让我继续往下看。
  「末将一定安全的将公主送出长城。」英琦站立着身体,简简单单的话却是
雄浑大气,不像李刺史那般卑躬屈膝,让我心里颇有几分成就感。
  英琦的刚毅明显让胡公公不满意,皱起了眉头,「斐将军,不要以为你打过
几场胜仗就了不得了,和亲可是大事,关系着我们与蒙古帝国的前途……」说着
狗屁不通的废话,我真的想出去踹他。
  「公公有话请明讲。」英琦依旧不畏不亢。
  胡公公又拉起了阴阳怪调,「斐将军啊!我已经来了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安
排晚宴啊?」
  「已经安排好了。」李刺史连忙说道。
  「那就端上来吧!」胡公公满条斯文的说道。
  英琦站在一侧,冷眼的望着他,胡公公又说道:「李刺史啊!你们这的醋、
刀削面、肉夹馍,我可都在太原吃到了,不知道你这里有什么特产没有啊?」这
话怎么感觉,还有别的意思?
  「有,有。下官早就给公公准备好了。」李刺史一看就是久混官场的人。
  胡公公又抬头望向英琦,讪笑道:「斐将军,你久在边关,发现没发现什么
好玩的东西?」我终于听明白了,这是明目张胆的收受贿赂。
  英琦真的不负众望,难道他就知道我会帮他吗?冷冷的笑道:「公公,末将
久在边关,就发现这里的石头多,各色各样,不如我送公公几车把玩。」
  「你……你……」胡公公端着茶杯的手气的都直颤抖,「你竟然如此对奴家
说话?」
  我心里忍不住想笑,没想到英琦那么硬直的人,气人倒也是很有一套。
  我鬼鬼祟祟四处扫了一圈,墙角有个小盒子,我偷偷溜过去打开一看,是一
个很漂亮的空盒子。正好。我将十三公主的玉牌,偷偷的放进去。
  第056章英琦,我喜欢你H
  「公公,末将真的找不到稀奇古怪的玩意。」英琦又装作无所谓的补充道。
  「太过分了,你,你竟敢耍戏本公公。」胡公公怒发冲冠,「看我回去,不
在皇上面前参你一本的。」尖声尖气的声音,惊了我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与九哥对望了一眼,得到默许,小步轻盈的走了过去,俯身低头,递上盒
子,对着胡公公说道:「公公莫要生气,斐将军也是跟公公玩笑,这里有一件宝
贝,可是斐将军特意为公公准备的。」
  胡公公连忙展开的笑容,接过盒子。英琦一眼就看出是我了,我向他挤了挤
眼睛,他装作不认识的别过头。
  胡公公兴高采烈的接过盒子,打开一瞧,连忙又盖上了,递还给我,胆怯的
说道:「这个,这个奴家可不敢收。」
  我「啪」的一声,将盒子摔在了桌子上,胡公公手下的护卫都围了过来,胡
公公的吓得连忙跪倒在地上,「公主饶命,老奴有眼无珠。」
  「有眼无珠?你的眼睛可是大大的啊!连我们六王府的人你都敢勒索,还要
参一本,不知你哪天是不是也要参我父王一本啊?」我厉声喝道。
  胡公公吓的磕头如捣蒜,「老奴不知道斐将军是六王府的驸马,要是知道,
老奴就是十个胆子也不敢啊!公主饶了老奴一命吧!」
  「我这个公主,可比不了婀娜,人家金枝玉叶的身子,养了你们这群吃里爬
外,毁我大魏威名的奴才。」我从牙缝里狠狠的挤出了这句话。
  这时九哥也站了出来,坐在了胡公公原来的位置,笑道:「胡公公啊!做人
要有一个底线,做奴才也要有奴才的底线。可你偏偏越过了这个底线。你说,怎
么处置你吧!」
  「九殿下饶命,十三公主饶命。」胡公公跪在地上求饶。
  九哥耸耸肩,平和的说道:「回去,直接到我们父王哪里报道,看看他怎么
处置你,收的东西好好收好,弄丢了你可要赔偿。」九哥站起身,对着我说道:
「小妹,热闹也看了,要回去了。」我取回我的身份玉牌,拉着一直没有说话的
英琦出了驿站。
  天已经有些暗了,到了外面,英琦就甩开我的手,径直走了。我望着九哥,
九哥递了一个眼色给我。我追赶上去,拉住他的胳膊,劝道:「英琦,不要生气
了。我也是为你挣面子才那么说的吗?」
  他甩开我的手还是继续往前走,没有一丝停下来的迹象,我追上去,这次直
接拦住他的去路,哭道:「英琦,我真的喜欢你,你为什么要拒绝我?」
  我们就在忻州的街道上,借着夜色对站着,两个人都不出声,我的腿突然一
软,整个身子都跌倒在地上,在触地的一瞬间,他却接住了我,轻叫道:「兰儿,
为什么你每一次见我都要晕倒?」他竟然叫我,兰儿?我的双手环住我的脖颈,
吻上了他的唇。笨蛋,这次是假的。让纯阳之气,九阴真气都见鬼去吧!
  「嗯……」这声低吟是从英琦的喉间发出的,我疯狂的与他纠缠在一起,英
琦,你是爱我的,可为什么要逃避这么久?你明明知道我不会经营爱,还要躲着
我?
  「英琦,除了父王,哥哥们,你是我最爱的男人。」四唇分开时,我很郑重
的对他说道。
  他竟然笑了,笑的竟然有几分孩子气,甜甜的说道:「笨蛋,要不是那天非
要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何必会离的这么远?」
  「英琦,你真的不讨厌兰儿了?」我惊讶的反问道,问过我就后悔了,双手
更紧的环住他的脖颈,「兰儿,想你。」
  「你九哥说你体内寒气重,要总被男人养着才可以,是吗?」他竟然问这个。
  我无奈的点点头,低低的说道:「如果不那样,我就会被冻死。你是不是嫌
弃兰儿?」他没有回答,抱着我向驻军衙门而归。
  「你是不是很久没有男人了?」他在我耳边低低的问道,只有我们两个人能
听见,「从家里逃出来,就一直没有。」「一个月了。」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英琦,我想要你,很想,我现在已经忍不住了。」
  驻军衙门就在前面,九哥已经等在那里了,冲着英琦很诡异的一笑,将我们
让进去。
  很久之后,我问九哥,为什么你知道英琦是喜欢我的?九哥诡异的笑着,捏
着的脸蛋,说道:傻丫头,如果他不喜欢你,在王府的时候,为什么不动粗?就
算他打了你,为什么还要来送金疮药?在胡公公面前,你说他是六王府的驸马,
他也没反驳,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我摇摇头,道:我就以为只有说出来,才算
是真的。
  英琦将我抱进了他的房间,放在床上。我脱掉那套不属于我的衣装,英琦用
被子裹住我的身子,笑道:「不要冻到了。」
  我抬头望向他,一脸的无辜,说道:「英琦,这次你能不能用……」后面的
话我不敢说了,吻住他的唇,将他宽大的衣袍解开,吻上他强健有力的胸肌,
「英琦,我真的好喜欢你,不同于喜欢我十一哥的喜欢。」
  他捧起我的脸,轻唤着:「兰儿。」在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他的身子不能占
有,只有他来占有我,我不能去占有他。
  而且,而且,我还有一些紧张,小小的心脏「砰砰」的跳着,从来也没有过
的感觉,只想着他能在身边。
  他纯得就如青萝卜一般,让我忍不住下口,可又不能下口,如鲠在喉。
  我躺在他的床上,闭上眼睛,将自己暴露在他洁白的视线里,任由他胡作非
为。
  英琦的手有些颤抖,没有章法的在我的身上胡乱摸着,可就是这点点的在刺
激下,我不禁略微轻颤,发出一声酥吟。英琦受到了那鼓舞,握剑的大手握住了
胸前的丰盈,在那颗挺立的粉红上揉搓着、戏谑着。
  「英琦,吻我。」急促的呼吸带动着深沉而缠绵的吻,我们柔和的在床上缠
绵在一起。
  绵长的夜,润物细无声,一切都在温存中慢慢的融化。
  英琦,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
             第057章捉奸成双
  「放开她。」冷冷的声音,带着冰碴刺入了热情高扬的体内,英琦刚刚摸清
了方向,就被这句寒冰似的话语浇的清醒过来。
  说话之人已经到了近前,一共二个人,这两个人我太熟悉不过了。
  我推开英琦,扑到一个人的身上,「十一哥,十一哥,真的是你吗?」烛光
里我看不见他的温情,有的只是抓奸成双的愤怒。
  他扬起手,向着我的脸颊而来,可到了一半却停了下来,狠狠地,不带任何
情面的骂道:「赤着身子让男人玩弄,你才兴奋吗?让男人干你的小穴,你才快
乐吗?小穴里灌满男人的阳精,你才高兴吗?」
  「十一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哭着拉住他。
  「不是,你还想骗谁?」他的双手紧紧的扣住我的双肩,捏的眼泪更多的流
出来,「淫荡的婊子,就是被男人操的。」
  「十一,不要说了。」十哥站在十一哥的身后,眉头紧锁。
  十一哥已经气疯了,转头骂道:「你给我闭嘴,她的骚穴,你也没少操,有
什么资格说话?」
  「十一,你……」十哥气的就要拉过我,可我却紧紧的抱住十一哥,哭叫着:
「十一哥,兰儿最爱的只有你,我想去找你,可我不知道你被父王关在哪了?他
不让我见你,不让我提起你,不让我爱你,他让我嫁给十哥!十一哥,兰儿是跑
出来了,兰儿不想背叛你,你也不要抛弃兰儿,你带兰儿走,兰儿的小穴只给十
一哥一个人操。」
  十一哥狠狠的将我推倒在床上,美艳的脸上布满冷霜,「贱人,你以为你的
话能欺骗我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身后的这个男人是谁?镇远将军斐英琦,难道
是他自己爬上你的床的吗?朝三暮四,水性杨花,你这样的女人,给我滚的远远
的,从今以后,一刀两断,我们再没有任何的关系。」十一哥怒发冲冠,转身就
走。
  「十一,千里遥遥,你来找她,难道就是来说这个的吗?」十哥愤怒的指责
道。
  十一哥哈哈大笑,笑里是凄凉,是不屑,是决然,「老十,这样的荡妇,你
要,我不要。」
  我伏在床边嚎啕大哭,这是十一哥的个性,霸气,强权,这次他真的生气了。
  「十一哥。」我赤裸着身子,爬下床,追上他,跪在他的脚下,「十一哥,
兰儿错了,兰儿错了。你不是说过,永远都玩弄不够兰儿的身子,永远都干不腻
兰儿的小穴吗?十一哥,不要离开兰儿。」
  十一哥一脚踹开我,骂道:「贱人,这么脏的身子,你配被我插吗?」
  我再一抬头时,十一哥已经不见了,只有九哥站在门口呆呆的望着我们。他
走上前来,脱掉外套,裹住我颤抖的身体,低低的温和的说道:「小妹,不哭!」
  「九哥,十一哥不要兰儿了,不爱兰儿了,兰儿也不要活了!」我哭叫着缠
绕住九哥。
  不知道哭了多久,只记得九哥将我抱回了房间。
  清醒过来,觉得自己好像被抽干了感情,化作了一堆行尸走肉。我们的爱换
了你的生命,你活了过来,就抛弃了我。爱,我与你的爱,为何要如此的撕心裂
肺?
  我知道自己不对,不应该勾引裴英琦,更不应该想跟他上床,都是我的不对,
可是十一哥,你为什么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我从床上爬起来,十哥柔和的目光,带着哀怨望着我,我不经意苦笑了一下,
凉凉的说道:「十哥,取消我们的婚约吧?就算我嫁给你,我也不能全心全意的
在你身边。」
  他点点头,如释重负,「好,我会跟父王说。」
  「替我跟英琦说句对不起。」
  「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十哥关心的问道。
  「我想去五台山,佛门胜地。碰碰运气,看看那里的老方丈能否用易筋经清
理我体内的寒毒,不要让我受它的控制。我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我摇着
头,只有我自己懂得,寒毒发作时,那全身冰冷和空虚。
  「我陪你去。」十哥没有考虑。
  我摇摇头,苦笑着倒在床上,「十哥,你还是回京城吧!」
  「兰儿,你现在这样,我怎么能回去?就算你要取消婚约,我们不能做夫妻,
但我们还是兄妹,这是何时都无法改变的。我们的身上流着一样的血,你的痛,
难道不是我的痛吗?」十哥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在寒冷的初春都要捂出汗来。
  我闭上眼睛,眼角有一滴的晶莹凝结在一起,「十哥,对不起,我不能没有
十一哥。」
  十哥纤细的手指拭去泪滴,「兰儿,不哭。十哥陪你去找他,就是天涯海角,
十哥也陪你去找他。告诉他一切。」
  那天晚上之后,我没有见到英琦,九哥也没有提起他,我知道他受到了很重
的伤害,伤的他再难以原谅我。
  十哥带着我,还有四小只,踏上了去往五台山的道路。五台山距离忻州不远,
就在一百多里外的五台县。
  我懒洋洋的躺在封闭厚实车内,不多说一句话,也不多做一个动作,十哥坐
在我旁边,也不多言,两个人犹如一对熟悉的陌生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再也无法忍受,爬到十哥的身边,吻住他的唇,薄
薄的嘴唇细腻柔和火热,我开始拽他的衣服,「十哥,兰儿对不起你,可兰儿好
冷,兰儿想要,兰儿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跟男人交欢了,兰儿实在受不了了。」
  欲女心经,已经再不能压制九阴真气,更不要说寒毒了。
  十哥的双手也探入了我的衣服里揉捏,我冰冷的身体开始有了温度,在车内
我们安静的交合在了一起,只为了驱散身上的寒气。
  十哥是爱我的,可我对他为何就提不起一个爱字?满满的都是愧疚。
  我就是一个混蛋,一个混蛋。
  我从他的身上得到温暖,得到滚烫的精液,驱散寒气,安抚九阴真气,甚至
在欢爱中,我还在捏取他的真元,来采阳补阴,稳定我身上的内力。我真的是一
个混蛋。
            第058章初遇楚云殇
  在驿站,用过了晚饭,又赶路。谁都没有心思休息,索性就在马车里度过。
  我晚上睡不了,爬起来跟追风赶车,他将披风盖在我的身子,关切的说道:
「公主,晚上凉。」
  淡淡的月色,就我们两辆车不紧不慢的走着。
  两个人相对无言,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缓缓的开口:「公主,你看月亮美吗?」
  我答:「很美!美得有些不真实。」
  追风轻叹:「公主,月亮美,可抓不到。」他转而又问道:「山美吗?」
「还行。」追风微微苦笑,「我们能看得见,摸得着。」
  十一哥就是月亮,我总是追逐不到。十哥就是山,在我的眼前,可总是被我
漠视。
  我懂追风的意思,缓缓的低下头,又扬起头坚定的说道:「月亮再远,那是
唯一。山再美,天下群山。」
  「公主,你不能因为一棵大树放弃了整片森林。」
  我望向月影下的追风,英俊的面颊,淡淡的神情,突然有了一丝的恍惚,他
想告诉我什么?
  他注意到我盯着他,淡然一笑,继续说道:「公主,有些事情,你不需要自
责,也不用拿别人的错误,来责罚自己。你想要什么,只需要去得到,就好似你
对裴英琦,你喜欢他,就得到他,不需要别人的认可,这只是你的事情。」
  我的眉头紧了紧,「你的话,好像对,又好像不对。」
  「十一殿下不能接受,那是他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就是这么简单。」他
的目光凝望着我,好似在凝望着天边的月亮。
  「皇上王爷妻妾成群。你是公主,是敬王爷最宠爱的女儿,南宋山阴公主刘
楚玉面首三十,难道公主就不想试一试?」
  我被追风这个疯狂的想法震惊了,脑袋里唯一的理智让我脱口而出,「可她
没两年就死了,我可不想死。」
  追风忍俊不禁,大笑起来,「公主,她死,是因为政治失利,难道公主,还
要担心这些吗?敬王府权利滔天,你的哥哥们,个个文武双全,难道还保护不了
你吗?」
  我沉默了,为一个疯狂的想法沉默了。
  我爱十一哥,可我也想要男人,特别是优秀的男人,就像英琦那样优秀的,
让人看上一眼,就不能忘怀的男人。
  人都是贪心的。我爹就是贪心的,要么他也不会娶那么多夫人。我应该也是
贪心的,要么也不会一直牵绊着十哥,明明不爱他,也不让他离开,也想跟他做
爱做的事。特别是与他交欢的时候,没有一丝的障碍,就好似我们本来就应该这
样一样,不会因为有了十一哥,而变得痛苦压抑。
  「我做不到面首三十,我还是觉得有感情,才能做那种事。」我委屈的说道,
心中还是摇曳起了涟漪。遇到好东西,绝对不能放过,吃了再说。
  我突然想起了裴英琦,心里又痒痒的。
  我知道这种想法不对,可是又控制不住,就好似遇到了好吃的食物,总想着
多吃一些。
  突然,追风指了指前面,叫道:「公主,前面好像有人马经过,我们是不是
回避一下?」
  「你看着办吧!」正说着话,十哥从车里钻了出来,也望向前面,说道:
「在前面的空地,我们给他们让开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是。」追风赶着车就拐进了空地边上,等着前面的人马经过。
  十哥环住我的腰际,嘱咐道:「兰儿,进车里去。」我不满意的钻了进去。
  人马越来越近,火光冲天,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大晚上这么大的排场,只
听追风低低的对着十哥说:「十殿下,好像是江湖上的帮派。我们要小心一些。」
江湖帮派,恶人帮?
  恶人帮才不会跑到这里来呢!
  我扒着窗户向外望着,好壮观啊,四马拉的豪华大车,半驾龙辇。他丫的不
怕杀头啊!我爹都用不得半驾龙辇,这丫竟然敢这么阔气?
  这伙人都穿着白衣,宛如仙子般,柔和如水。
  车子走到我们的近前,根本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继续前行。
  就在这时,林子里传来一阵骂声,「奶奶的,半夜三更,晃死老子了。」一
个男人轻盈盈的身姿挡住了白衣人的车队,听内容,我还以为是十一哥,可声音
不对,而且男人的轻功很厉害,十一哥还没有那么高的水平。
  「这不是慕容兄吗?」半驾龙辇里竟然传出了一个悠雅的男声,清朗却蕴含
慑人霸气在夜空下激起层层涟漪。声音好美!
  「就是本大爷。」拦住去路的男子,月色下,一身青衣,但见他二十多岁,
两道剑眉,一束长发,身长玉立,腰系三尺长剑,一派江湖剑客风貌,潇洒俊拔,
然而脸上神色却是飞扬拔扈,嘴角微微浮着冷笑,一副世间无人在我眼下的狂态。
  「哈哈,慕容兄,我看你也算是一个侠士,不要三番五次的纠缠不休,好不
好?」半驾龙辇里的男子竟然走了出来,英挺五官,魅惑颜容,青丝若雪,俊邪
层生,冷峻狂傲之态顿现。
  两个人对上了。
  见了龙辇之人,追风忍不住叫道:「楚云殇。」
  「什么?什么?楚云殇?」我还不管十哥说的躲起来的话了呢?看热闹要紧。
  「清风教主楚云殇。」追风又重复了一遍。
  「大爷我什么时候纠缠不休了?倒是你五次三番的推脱。」慕容冷笑道。
  楚云殇在夜色冷光中大笑起来,十哥连忙护住我,低语道:「好强的内力。」
可我觉得内力的抖动有些不对。
  待他笑音落定,冷颤的声音又一次响起,「那好,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九
转乾坤掌。」陡然间慕容眼中杀气大盛,喝道:「好!」只听「锵」一声响,青
锋出峭,飞身而至,青衫迎风鼓起,如鹰如隼,脸上笑容现出狂态,只此一瞬之
间,两道青光横削直划,已至楚云殇身前半尺。
  白衣人惊叫道:「教主!」
  楚云殇脸不改色,空手迎敌,如青光般的掌风在夜间舞动,宛如无数的萤火
虫在飞舞。慕容连出四剑,青光霍霍,冷气飕飕,凌厉无匹。


相关链接:

上一篇:【晓风残月】7 下一篇:【晓风残月】5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3yy.com  www.9992yy.com